简邻业委会投票工具为小区业主投票提供高效,公平,合法合规的选举投票表决方式
业委会投票软件 > 案例展示 > 一个有趣的魔都业委会选举故事

一个有趣的魔都业委会选举故事

03-06 16:24 案例展示

就是小区业委会的事,根据业委会相关法律,合法选举上台的业委会算是比较民主的,大家没意见吧。


  小区2003年入住,魔都商品房小区,不是动迁小区,外地人比本地人略多;基本自住很少租户;小区算是典型的中产社区,我认识的硕士博士一大堆,尤其外地人,基本是大专以上学历,本地人稍低些,但大学以上学历也占大部分,小区人均受教育程度在天朝算不错了吧。


  自入住以来,先后换过5、6届业委会。前几届都是三四十岁的年轻人,本地外地人都有,一把手有律师、私营业主、职业经理人等等,都非等闲之辈,全都是抱着满腔的热情上台,上台后努力折腾半年一年的,热情耗尽,什么事也做不了,热情耗尽后进入僵尸期,直到忍无可忍,另一拨人夺权上台,接棒挥洒他们的热情。


  我中间有几年参与过业委会的工作,深感这事费力不讨好,尤其业委会主任,不是人干的活。要做什么事情得花钱,但凡花钱的活基本通不过,但凡收钱的议案一定通不过,物业费一直维持9毛每坪,停车费100每月,从来没涨过;由于小区治理不利,这点钱还很难收。由于钱收不到,物业也越来越懈怠,换两次物业公司也不管用,还出现过保安队长代收物业费后给业主假发票把钱黑了,被下届业委会发现后坐牢去了。每次开会,要么没人来,要么来一堆愤怒的群众提意见找麻烦,会开着开着就发散性跑题了,“我是一位业主,我有说话的权力“,主持者根本控制不住。业委会一把手,要做什么事,宣传、投票等零零碎碎很多花销要自己掏腰包,基本什么事都办不成,做一段时间小团队人心就散了;但小区所有不满的业主可都会找业委会主任,每天n多个业主找解决问题的电话,还无力给解决,经常被业主堵在小区里不让走要给解决问题的。总之,当这个家,就是没权,钱少还没法花,所有责任和过错都你兜着。


  有一届业委会我比较熟,也是上台没多久,一次好像是顶楼漏水的事,开会时被众多业主给闹了,那场面,真可谓群情激奋,骂声一片。会后,业委会团队聚在一起,全部心灰意懒,谈起这段时间为了做这事,几乎花费了所有的业余时间和精力,个人牺牲这么多却落得鸡飞蛋打,还没机会花小区一分钱,却被人诬陷黑了多少钱,说到冤屈处有几人当场落泪。那一天,全体业委会成员决定全体主动辞职。之后业委会缺位很长一段时间。真个小区就这样一天天风化、自然破败下去。



直到三、四年前M伯的出场。


  M伯是很早入住的业主他爹,长住上海个儿子带小孩呢,退休前是江苏某市的某局的党政一把手。


  某天不知什么原因,在小区住了很久的m伯决定自己来把小区弄弄好。”我就不信了,这么点事情也办不了。”我老爸和m伯熟识,他这样转述。


  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怎样让在任业委会下台的事。其实在任业委会也同前面几届一样,进入什么事也没办成,什么事也不想再办的僵尸状态,只要给个台阶自己就下了,可能是对m伯的所作所为很反感,就是不让位。要说M伯的作为,那真是典型的我党作风,又狠又直接,还有点黑。M伯团结了小区里比较好事的十几个退休大爷大妈,贴标语、大字报,揭露在任业委会的丑恶嘴脸,在我看来多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还肯下工夫,小团队挨家挨户家访,丑化现任,收集选票造反。更狠的是,不时找上在任业委会主任家门去闹,早晨上班时间路上堵住找麻烦,据说还发生过肢体冲突。我对此很反感,感觉跟嗡嗡嗡一样,我相信许多业主也有同感。在任的四十岁左右,正直事业上升期,哪架得住一伙人软硬兼施地磨泡耗,没几个月也就下了,以m伯为核心的新一代大爷大妈领导集体正式接任,和前任之间的矛盾立即按下,之前大字报里所述的所谓黑幕再也不提。


  上得台来,我党的优秀干部M伯做事方式就不一样。


  首先不管正式非正式,通过各种途径建立基层组织,以业委会为核心向外扩展选举楼组长,每个单元都有负责人,基本都是退休党员,我老爸也被他们网罗进去负责我们这栋楼。


  其次,利用党组织关系强化组织的有效性、向上沟通居委会党支部和基层政府,组织逐渐成型效率逐步提高,下能指挥得动,上得到政府和上级党组织的支持配合;


  M伯从不直接经手具体事务,所有事项都有业委会或楼组长内的人专人负责,他只协调和总览,他自己干得一点看不出累,该买菜买菜,该接小孩接小孩,而各部负责人还挺卖力,我老爸对M伯有诸多不满,经常当面黑他,但有任务分下来却也不拒绝,认真完成,M伯也从不打击报复。


  再次,程序合法,不管是上台还是执政,有些手段可能让人反感,但程序上确实挑不出问题,事项公示,投票,决议,该有的流程和文件都有,选票的选项设计和发收票安排很讲究很有水平,能合法的地拿到所需比例票数,比如最近一次投票决定小区重大事项,其中一项意向就有些荒谬很能挑动人的不满情绪,在我看来就是为其他几个意向打掩护转移注意力的,其他意向里面就有小幅上涨物业费的,现在投票结果还不清楚,不过以我了解到的情况,我估计物业费上涨应该是办成了,佩服佩服;


  很快,M伯的业委会成了首个有实际控制力,能大笔合法花钱,并能实际干事的业委会。


  好吧,说了这么多,说说这三四年在M伯的坚强领导下,小区的社会主义和谐家园建设取得的哪些成绩,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一句话:不服不行!


  1、原来物业公司该作为的不作为,不该作为的偏爱作为,任性不说,还出过贪污犯保安队长,换物业也无济于事;现在呢,物业完全成了业委会乖得不能再乖的狗,大小事情都要经过业委会七长老决定,连物业公司在小区的雇员都得看业委会意见;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呢,我也不知道,反正没人骂物业了,人家就一跑腿的也还算勤快,有啥事能赖物业吗?


  2、小区顶楼和墙面年久失修,多有漏水,墙面发霉发青污秽难看,业委会统一计划外聘承包商,搭脚手架,一栋一栋挨个修,别的我不知道,墙面是认认真真刷了好几遍,现在,我家阳台是不漏水了,屋里几处发霉的地方也再也没湿过;小区外观焕然一新,顺带着楼顶锈蚀的避雷针也给换了;


  3、阳台栏杆原为铁质刷漆,早已破败,这次搭脚手架统一给换成不锈钢的,自己掏钱哦,我看大部分人家都换了,不换也能请人修理刷漆,收不收钱我就不知道了;


  4、魔都02年建成的小区,车位情况可想而知,一到晚上路牙上、草地上、树底下爬满了车,经常会因车位问题发生冲突,动不动里面就堵上了;业委会公议在尽可能少破坏绿化的情况下,见缝插针建车位,原则上保证有车的每户一个车位,他们又做到了,现在没有业主间因车位发生矛盾,总共扩建了一百好几十个车位吧,公共活动区域受到一定影响。这事有不少人意见很大,主要是不开车的老年业主,我个人双手赞成。


  说到车位,还有可以说道的,就是死硬不交钱蹭车位的业主,M伯斗争起来丝毫不手软:专挑早晨上班最着急的时候,组织人马把这些车堵在小区出口收钱,按次收,不交别想走;每次只堵一辆,堵上后马上有人指挥后面的车辆绕从出口出去。我有一次看到被堵上的动起手来了,那也没用,个人跟组织斗,还有物业保安呢。堵了不到一个月吧,估计流氓都挺不住了,早高峰收队,看来该拔的钉子都拔完了,而且之后再也没堵过门,大家都抢着交车位费,因为一次交一年减一个月的钱,逾期不交,车位不保留,你要闹,组织上奉陪到底。


  5、小区门禁电子化,每车一卡,每人一卡,自动开闸;今年又在改,不发卡了,自动识别车牌号。


  6、好神奇的是,小区争创区里还是上海市什么先进小区,居然从哪级政府搞到了经费,小区全面装上了视频监控,我上个月车两轮被猫放气,还到监控室查了纪录。


  7、好神奇的是,业委会、楼组长等“体制内”的人,不知从哪搞到的经费,以居委会名义组织到附近一日游,加强组织凝聚力。偶尔发个洗发水什么的小福利。另,居委会在隔壁小区。当然,这好像不能算成绩吧,但好像经常能从党、政渠道搞到多重名义的经费为小区做这个做那个。


  8、最神奇的是,不是成绩,应该算是恶行,车位费涨了,物业费好像马上要涨了,都在不知不觉中合法合规的发生了。M伯,算你狠。


  其他小的、不记得的变化难以一一列举。总而言之,几年功夫下来,业主们就算想找茬恐怕也难找到借口了,就这么点大小区,事事都有组织盯着呢,路上刚出现一个坑,还没等开口骂呢,再去就已经填平了,还想咋样?我个人总结,在党的优秀干部M伯的领导下,呃,应该说在党的领导下,和谐社会在我们小区的已经初步建成了,M伯所做的,不过是把党领导政府的工作方式,成功应用到社会主义和谐小区建设的伟大实践当中。我等满脑子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高素质年轻一代,屁事都干不成,姜还是老的辣,最了解中国人民的,还是我党。


  等等,我是要说民主的问题吗,好像是,前任们用民主的方式解决问题,只招来民主自由的谩骂和反对,什么问题都没解决;m伯用党的方式解决问题,竟然无往而不利,晚辈真心佩服,但你能说他是不民主吗,好像不能,所有的决策都合法合乎民主流程,背后又充满tg式组织方式的幕后操纵。到底民主还是不民主,大家自己考虑吧。


  我自己观察,小区里面真正愿意并且真正付出时间和精力来参与公共事务和决策的人,少之又少,漠不关心的业主占绝大多数;主动参与的人基本都是自身利益收到伤害的人,除了跳起来愤怒的强烈地反对,最基本的哪怕一点点的妥协精神都没有,而一旦自己的问题被解决了,马上又变回了漠不关心的绝大多数,而这些人在中国还属于受教育水平高的人群。如果民主的内涵是大家熟知的英美式的美好民主,我敢肯定这样人民是享用不了这种美好的,至少现在以及短期内不能。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kb298.com/a/ygyqdmdywhxjgs.html

简邻

简邻业委会投票平台


业委会投票平台为小区业主投票提供高效快捷,公平公正,具有法律效力的投票工具

文章tag标签